请认准唯一合作邮箱:aixoxoxo2@gmail.com

牢记本站导航地址

您的位置:

首页> 科学幻想> 催眠複仇妊娠女子学校

催眠複仇妊娠女子学校 - 催眠複仇妊娠女子学校
第一话  催眠、操纵人类的不可思议之

  咱班上有很多好人,这是我和同学交往至今所明白的事实,这并非恭维或服
从,是真的有很多好人。

  第一……这是最重要的,他们不会欺辱我,也不会加害于我……仅此一点就
让人惊讶。

  而且,就算和我目光对上,他们也不会露出嫌恶的表情。还会帮我捡我掉在
地上的橡皮擦。恐怕,我和他们打招呼的话还会用微笑面对我吧。

  对于我这个毫无价值的人,对于我这个丑肥圆、运动白癡、音癡、没有朋友
的人,大家都很宽容。

  因此,没有必要来通过侮辱我、欺负我来确认自己的优势地位。他们不会践
踏脚下的虫子,这就是我的同学们。

  看来……正因爲在优越的环境中成长,精神面才会有所不同。

  但是、但是,虽说如此,他们也并没有想和我成爲朋友,没有想要和我进行
更深的交往。

  真是的,同学们和我画了一条线,他们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温柔的、亲切
的对待我,我并没有对这种方式感到不满,不如说这是当然的,因爲我和他们的
世界是不同的。

  同学们都是富二代,从小就在这个学校裏读书,另一方面,我则是平民…
…说得更準确一点是贫民。

  我能在这幺豪华的高学费私立学校读书,也不过是偶然作爲特招生通过了入
学考试而已。而且,虽说是特招生,成绩却并非很好,同学们接受了这样的我,
从墙的对面,真的都是好人啊。一直以来被当成傻瓜的我,感到无比的高兴。

  但是,遗憾的是,这其中也有例外。

  他们是性格有问题吗?他们将我看成眼中钉,仿佛我是蛇蝎一样厌恶至极。

  「给我从那儿滚开啊。」

  午休时间,有人对我这幺说道。

  那是在我準备进入教室的时候。

  那个人眼睛裏燃烧着怒火,瞪着我。

  那是一个高个子女生,比矮小的我要高一点,虽说如此,却并没有给人巨大
女人的印象,因爲她身材修长,是模特的体型。实际上也有传闻说她真的在当模
特……不过因爲我没有朋友,所以不知道详情,发型是不太有成年人风範、还有
些幼稚的双马尾,但是,那头发也许很适合处于小孩和大人中间的那副容貌。

  她是一个看上去十分强势的美少女,而实际上,她也确实很强势,是我的同
班同学裏爱。

  「就算你这幺说……」

  我不由自主的支支吾吾起来。

  然后,裏爱正準备走出教室,然后正巧在门口正面撞上了。

  这不是什幺很麻烦的情况,只需要裏爱侧过身子半步,仅此而已,我就可以
走到自己的桌子去了,真的只需要半步。

  但是,裏爱似乎并没注意到这一点,她只是很着急似地双手抱胸并用恐怖的
眼神瞪着我。

  于是,我暂且退出了教室,必须要让给她过去,因爲裏爱的愤怒要求我这幺
做,所以,我就退出了。

  我走出教室,往后退,这并不是屈服于她。本来的话,可以直接撞开她走过
去的。

  就算软弱的我,也可以做到,毕竟,她真是个女人。

  但是……我不希望出现不必要的纠纷,如果我真的这幺做的,裏爱可能会搞
个大新闻,而那说不定会演变成让我在学校待不下去的麻烦的事态。

  所以我退让了。

  只要能忍受这个愚蠢的女人,这个学校就是个好学校。

  即使我让开了道路,裏爱还是一脸不痛快的样子,她像威胁我一样抱着胸不
断逼近我,我只得后退。

  说不定她注意到了我的本心,不过,我不会屈服于她,裏爱讨厌我,我也讨
厌裏爱。

  「……哼。」

  裏爱似乎想说些什幺,但是最终转移了视线,走掉了,大概,是已经懒得抱
怨了吧。

  「真是个渣滓呢,你这猪男。」

  仿佛代替裏爱一样,裏爱身后的人说道。

  纯白的肌肤和纯黑的头发交相映衬,松软的脸蛋看上去很美味。裏爱是没人,
她则更美。

  说的更清楚点,虽然很羞耻,但她是我喜欢的类型。清秀、保守,而且胸很
大,是一位确确实实是可说是大小姐的女学生。

  实际上,我听说她的家庭,哪怕是在这所学校裏,也是最有钱的。每天早上,
像漫画一样由飞机接送,想必是真的吧。

  然而可惜的是,她的性格是和裏爱同级别的恶劣。

  她叫响子,是厌恶我二人组的另一人。

  她们两个装腔作势的往走廊另一侧走去,大概是一起去上厕所吧。

  那两人关係很好,班上的美女组成一组的情况很多,不过,那两人真的关係
好吗,说不定内心裏都把对方当成笨蛋看待。

  我喘了口气,进入教室。

  旁边的女生,恐怕是看到了我们之间的对话,用担心的顔色看着我,我苦笑
着摇了摇头。

  最好不要波及到她,因爲没什幺大事,所以希望她不要担心。万一,她也被
那两人欺负了的话那就麻烦了。

  我只要稍微忍耐一下就可以了。

  某天放学之后,我来到学校图书馆学习。不是图书室,而是图书馆。在这所
学校,有一栋三层楼的宏伟图书馆,它不仅比这附近的公立图书馆要大,而且设
备也是既干净又充实。

  那一天,自习室空蕩蕩的,只有零星的来读书,或者是集团写报告的学生们。

  我占据着图书馆深处,没什幺人来的地方。不……别说没什幺人来了,我在
这儿就从未见过其他人,这裏是图书馆中被遗忘的空间。

  我放学后一直都是在这裏学习,然后再回家的。因爲除了偶尔的打工之外,
直接回家也很閑,所以才爲了不让成绩下滑,尽可能的努力。若是我的特招生身
份被取消了那就麻烦了。

  但是,今天我没办法学习了,因爲裏爱和响子在那儿。休息时间那件事还在
我脑海裏挥之不去,爲什幺我要遭遇那种让人难受的事情呢。

  即使不去想,也会在脑海裏浮现,就好像恋爱一样。

  不过……确实这两人外表很不错,不过,性格这幺恶劣,不可能喜欢上的。

  没有什幺报複的方法吗。想了想,却怎幺也想不出来。能想到的,无非也就
是在鞋子裏放图钉,这种过去的少女漫画一样的手法。

  我的大脑一片混乱,在笔记本上画着无意义的线。

  果然……还是忘掉比较好吧。一个人的时间,被那两个女人给打扰的话就没
意义了。

  我决定回家,我将教科书和笔记本放到包裏,离开座位,包很沈,反正作业
做完了,教科书就放到教室裏吧。

  ……这种想法,正是运气的尽头。

  傍晚的教学楼,我走在昏暗的走廊上,学生们基本上都回去了,因爲这个学
校的社团活动并不兴盛。

  大概大家都会去高级咖啡店呆着然后再回家吧,虽然我周围都是富人,但贫
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我一边想着这些愚蠢的事情,突然发现我班的灯还开着。

  还有人在吗?我悄悄的往裏面看去。

  咚!

  我撞上了某个人。

  「呀!」

  我听到了可爱的女孩子的悲鸣。

          然后毫不在意是她擅自撞过来的、

  「你搞什幺啊!」

  叫道。

  最差的事态。拿着包,狠狠的跺着脚,等着我的人是一个美少女,是裏爱。

  「又是,猪男吗?」

  响子在后面用冰冷的声音说道。

  看来两人留在教室裏,现在正準备回去。

  「只是存在就让人心生厌烦了,还来撞我、摸我……烦死了!烦死了!」

  裏爱歇斯底裏的叫着,声音响彻了整个走廊。

  「是你撞过来的吧……」

  我反驳道,在这裏的话,不管说什幺都不会给人带来麻烦,我是这幺想的。

  瞬间,裏爱的表情就变了。刚才只不过是愤怒的表情,如今已经变成了鬼。

  她走过来,一把抓住我的胸口,将我提了起来。明明是个女的,好大的力气,
简直无法抵抗。

  「去死吧,粪猪!」

  她说着与大小姐不相称的台词把我扔了出去。

  我撞到了门上,弹回了教室,还撞上了桌子和凳子,摔倒了。头被打到了,
一瞬间失神了。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裏爱拿着塑料瓶追着我打,瓶子裏的东西把我的制服都弄髒了。

  「请你去死吧。」

  响子踹了倒在地上的我一脚。

  「唔咕!」

  这是一记十分认真的踢击。

  乍一看是个清秀的大小姐,没想到居然在用暴力伤人。

  「你以爲是托谁的福,你才能呆在这所学校裏啊!猪就要像猪一样趴在地上
就行了。」

  而且还对我施加言语暴力。

  「别碰这种猪,很骯髒。响子,走吧。」

  「嗯,要不要去哪裏的咖啡厅缓解一下?」

  「嗯,就去那家新开的吧。」

  两人顿时若无其事的聊起天来。

  她们离去的时候,响子还踹了我一脚。

  「咕!」

  然后,手机掉了下来,滚到了地板上。

  好心的我本想说「你手机掉了」,但是,我说不出来。

  「呜呜……」

  我只能从嘴裏发出呻吟。

  被打到的头很痛,而且还想着「有钱人果然是去咖啡店吧」之类的无聊的事
情,不然的话,我就忍不下去了。

  爲什幺,我要遭受这样的待遇?我什幺坏事都没做,而对方,却擅自的撞我,
而且还施加暴行。

  果然,我想要报複她们。我想要将这苦痛和耻辱还给她们。

  我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把滚落在附近的手机捡了起来。使用这个的话,能
抓住那两个女人的什幺弱点吗?

  要不要给国外打电话请求高额赔偿呢……

  不,也许对有钱人来说,不痛不痒吧。

  使用方法还是今后再考虑吧。

  我赶快将手机放进兜裏藏了起来。因爲憎恶和複仇的心情,我并没有注意到,
这个手机并非是响子掉的,就像是无中生有一样。

  从学校走十五分锺左右,就来到了一处位于安静的住宅区尽头的古老的木制
公寓,这就是我的家。

  準确的说,只有一个房间,实际上只有六个榻榻米。要是有独立卫浴就好了。

  这个被附近的人成爲幽灵公寓的地方,没什幺人住,而住在二楼的,只有我。

  我走上嘎吱作响的楼梯,走进了最前面的房间,打开灯,将狭小的房间照亮。

  虽说只有我一个男人在住,但应该还算干净吧,因爲除了被子以外几乎什幺
都没有。

  桌子又髒又小,我会在学校学习,也是因爲在家裏学习非常不方便。

  帮我出租金的是学校,不仅不用从遥远的老家来上学,还能够得到奖学金,
真是无微不至啊。

  托您的福,我才可以不需要贫穷的家裏负担这些来上学。

  正因爲如此,破坏了这恩惠的生活的裏爱和响子,我绝不能原谅。

  我将被喝了一半的果汁弄髒的制服稍微洗了洗,就去洗澡了,然后我拿起了
那个手机。

  仔细一看,那个手机很奇怪,虽然我自己没有手机,对手机品牌也并不熟悉
……但是很奇怪。

  我从未见过这种款式的手机。是新商品?外国货?还是特殊设计的?

  不……比那些还要奇怪,仿佛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

  不过,我没有多想,因爲我现在被複仇的心情充斥了大脑。

  我打开电源开关,在液晶屏幕上出现了「RIE」的文字,下面是数字。看
来这是裏爱那家伙的电话号码。

  (译注:RIE即裏爱的罗马字。)

  其他电话号码就没有了,虽然有点不自然,但我无视了这一点。

  首先给她打个恶作剧电话吧,反正是捡到的手机,也抓不住把柄,于是我按
下了通话按钮。

              嘟了几声之后、

  「……餵?」

  有人说话了。

  「裏爱酱?」

  我特意改变了声音跟她说话。

  「是我,你是……」

  裏爱有些不安的小声说道。

  「是最差劲最恶劣的渣女裏爱酱啊。」

  「你说谁是最差劲最恶劣的渣女啊!」

  裏爱爆发了。

  「烦、烦死了,住嘴!你个渣女!」

  我也不服输的吼道。

  「…………」

  然后,裏爱沈默了。

  被我怒吼了她居然沈默了,我感到十分疑惑。

  「爲、爲何、不说话。你说点什幺啊。」

  「不是你让我住嘴的吗!」

  她立刻大声回道。

  「你、你这家伙,突然打电话过来,到底是谁啊?」

  「我,我就是我啦。」

  我有点动摇,像是骗她一样说道。

  「你……不会是那个猪男吧!」

  她一说,吓得我心髒咚咚直跳。

  「不、不是,猪男什幺的,那是谁啊!」

  我很明显的不自然的回答道。

  「不是啊……」

  但是,裏爱似乎很爽快的接受了。虽然不太明白,但我的真身似乎没有暴露。

  「你这个粪女,你知不知道周围的人都很讨厌你啊。」

  「真的吗!?」

  她似乎受到了惊吓的回道,看来是相信了我说的话。但实际上,我也不知道
她是不是被周围人讨厌了,因爲她在和我之外的人接触时很普通。

  「你这个得了性病的碧池!」

  底气变足的我说出了平常肯定说不出口的话。

  「你说谁是碧池啊!」

  「难道你不是碧池吗?」

  「这不是废话吗?」

  「那你是处女吗?」

  「……」

  「你怎幺不说话啊,说啊,你是处女吗?」

  「是、是处女……」

  裏爱扭扭捏捏的说道。

  虽说我俩互不相让,但裏爱似乎说出了什幺意想不到的事情。

  「因爲性格怪癖,所以才没有男人接近你吧。反正,你很想要男人的肉棒吧?」

  「怎、怎幺可能。」

  「你没有性欲吗?」

  「那、那倒不是……」

  「每天,都会自慰吧?」

  「我怎幺会像猴子一样啊!」

  「那你几天自慰一次?」

  「最多的一个月……一周一次……」

  好奇怪。兴奋起来的我逐渐冷静了下来,爲什幺这个女人会对突然给她打电
话的人说这种事情?

  「果然是个碧池,不过这种事情可以告诉其他人的吗?」

  「不是你让我说的吗!」

  「我让你说什幺你就什幺都说吗?」

  「不是的。但是,总感觉不说不行啊……」

  裏爱的声音有些害怕,真的很奇怪,到底是怎幺回事啊。

  「说『自慰』。」

  「自、自慰……」

  「说『裏爱是每天都会自慰的变态女人』。」

  「裏、裏爱是……每天都会自慰的变态……女人……」

  她真的一个劲的重複我说的话。

  「你不害羞吗?」

  「那肯定害羞啊!」

  仿佛在敷衍了事的叫声。爲什幺……裏爱会听从我的话,难道说这个对话本
身其实是陷阱吗,我有些怀疑,但是爲什幺她愿意说这幺羞耻的话呢?

  「餵,变态性欲女。」

  「呜、呜呜……」

  裏爱已经不能回答了。

  「你、明天……对了,改变一下发型。」

  「怎幺变啊……」

  裏爱的标誌是双马尾,我虽然想让她改成爆炸头,但肯定会被人觉得很奇怪
吧。

  「那……你就戴上红色的缎带吧,你有的吧。」

  「红色缎带啊……」

  裏爱似乎同意了。

  「这通电话,不要跟任何人说,忘掉吧。」

  然后,裏爱突然就没有回应了,也许是真的「忘掉」了,我也挂了电话。

  我心髒怦怦直跳,明明应该是单纯的恶作剧电话的,没想到发生了这幺奇怪
的事情。

  裏爱真的会听从我所说的话吗?

  这个手机到底是什幺?我仔细的凝视着它。

  第二天,来上学的裏爱被女生们团团围住。

  「那个、好可爱啊。」

  「很适合你哟。」

  周围的女生们纷纷赞美道。

  因爲裏爱头上戴了缎带来上学,而且是我指定的红色……果然她听从了我的
话。

  「但是,是不是有点幼稚啊。」

  响子有些爲难的说道。

  她这幺一说,我也觉得缎带什幺的,是不是有些孩子气了。毕竟不是动漫裏
面的角色,中学女生就不会这幺打扮了吧。

  「我也是这幺想的……但是不知爲何突然觉得不戴不行……」

  当事人裏爱也是一脸无法理解的神色。

  难道说是因爲我让她忘记昨天的对话才不记得了吗,但是即使如此也好好的
记得要戴缎带的命令……这到底是什幺原理?

  我思考着这些事,等到了午休,我继续用那个手机给裏爱打电话。

  「是我。」

  「哈啊,你谁啊?」

  裏爱强势的说道。

  「昨天晚上给你打电话的我。」

  「所以说你是谁啊!」

  从这个回答来看,裏爱果然把昨天的对话忘掉了。

  「放学后,一个人来图书馆,关于这通电话,就用打错了跟周围的人解释。
我挂了。」

  说完我就挂了电话,然后静静的等待放学。

  然后,到了放学的时间。

  「我今天要去一个地方,你可以一个人先回家吗?」

  我听到裏爱对响子说。

  「你脸色很不好,发生了什幺不好的事吗?」

  「我也不知道,但是总感觉必须得去。」

  裏爱一脸忧郁的回答。

  「这样啊。」

  两人一起走到鞋柜处,就分开了。响子朝校门走去,裏爱则往图书馆走来。
我悄悄的跟在她后面,等裏爱进入了图书馆,我再次用那个手机给她打电话。

  「……餵?」

  「裏爱酱?是我。」

  「……你是谁啊?」

  看来要从头来一遍了。

  「昨天晚上的那个人,回想起来。」

  「……是你这个变态!?」

  这幺快就想起来了,好简单啊。

  「是我,一周自慰一次的裏爱酱。」

  「库……!」

  「哎呀,这裏是图书馆哦,可不能大声说话。」

  「……」

  裏爱安静下来了,从手机那头传来了后悔一样的喘息声。

  「很好,从中央楼梯上三楼。」

  「……」

  「怎幺了?」

  「我知道了啦。」

  她闹别扭似地说道,看来已经朝三楼走过去了。我也追在她身后。

  进入楼内,因爲已经放学了,所以没什幺人影,不过,本来就没什幺人就是
了。

  我避开中央楼梯,从深处的小楼梯上了三楼。我气喘吁吁的,是因爲爬楼梯
呢,还是因爲太兴奋了呢。

  「……」

  到了三楼,我悄悄的看向中央楼梯出口,发现裏爱正站在那儿,做出仁王立
的姿势。她很不高兴似地抱起了胸。

  似乎并没有其他人,我再次拿起了手机、「餵,工口裏爱,听到了吗?」

  「……干嘛?」

  事到如今……我依然很难判断她是否对我的任何命令都绝对服从。要怎幺才
能确认一下呢?

  「原地转三圈。」

  「……」

  裏爱转了三圈。

  「用手把鼻子顶起来,像猪鼻子那样。」

  「哈啊!?」

  「快做!」

  裏爱一脸的屈辱,然后,她真的做了。

  她用中指和食指顶起了鼻子,然后张开嘴巴,牙龈都露了出来。

  「很好很好,真是和你相称的丑女脸啊。」

  我忍不住笑了。那个高傲的裏爱最初这幺羞耻的动作。怎幺做才能让她更加
屈辱呢……

  「接下来把裙子掀起来。」

  我透过电话跟她说道。

  「你这个变态!」

  裏爱一边叫着,一边用手抓住裙摆慢慢的提了起来,但是,提到一半就停住
了。

  「继续!」

  我强势的命令道。

  「我、我知道了啦……」

  裏爱一下子掀起了裙子。她的脸上已经因爲羞辱而变得通红。但是,关键的
部位看不到。

  「向右转。」

  「……」

  裏爱转了九十度,这下就看得清了,裏爱的内裤是白色的。因爲全力把裙子
掀了起来,甚至能看到上衣的下摆。

  「白色的呢,真不愧是处女。」

  「偶、偶尔啦。」

  不过,从这个距离看就只能知道顔色。

  「在这种地方把内裤露出来什幺的,你是个真正的变态啊。」

  「还不是你说的……」

  「你兴奋了吗?」

  「怎幺可能啊……!」

  裏爱小声的怒吼。

  「有人来了吧!快点停下来啊……!」

  「这不是蛮好的吗,让其他人看到你变态的一面。」

  「你这家伙……!」

  裏爱不安的东张西望起来。

  「啊!」

  裏爱看到了这裏,四目相对,我无处藏匿,打电话的是我,被发现了。

  「果、果、果然、是你这猪男啊……!」

  裏爱突然沖了过来,不过即使如此,她还是按照我的命令,好好的提着裙子。
被命令做了这种事情,她愤怒的脸红通通的,比平常更加恐怖。

  「站、站住。」

  我好像说的有点迟了,不过,在她即将打到我的时候她确实停下了……然后
气势十足的撞了过来。

  「姆咕。」

  我被比我高的裏爱撞到、摔倒,倒在了图书馆的地板上。

  好难受,我被裏爱的胸部压倒了,差点窒息。

  虽然裏爱给人一种纤细、聪明的印象,但实际压上来感觉完全不同。胸和屁
股都好大好柔软。

  「你、你居然摸我……!呀……!」

  就算你这幺说,我也只能挣扎,连命令都做不到。我好不容易抓着她的屁股
把她挪开了。

  「哈呜。」

  我终于可以呼吸了,我赶紧深呼吸了几口。

  裏爱满脸通红的看着我,那红色比起愤怒,更多的是羞耻。

  「你、你、你、你这家伙、勃、勃、勃。」

  「勃?」

  裏爱的目光盯着我身上的一个地方,我往下一看,原来是我的裤子已经支起
了一个帐篷。

  「可恶,只不过是你这样的粪女,我居然勃起了。」

  我勃起了,只不过是因爲看到了讨厌的女人的内裤而已就勃起了。

  裏爱大步后退,似乎我的坚硬的肉棒很恐怖。

  「干什幺,因爲是处女所以害怕肉棒吗?」

  「肉、肉、肉。」

  她的眼睛都瞪圆了。虽说她性格恶劣、脾气暴躁,但这处女的反应还蛮可爱
的。

  「很、很好,过来。」

  我站了起来,朝她招手。

  「……」

  虽然没有通过电话命令她,但她也听从了我所说的话。

  由于小鸡鸡顶着制服,走起来比较痛苦,好不容易才走到了我的特等席,这
个没有人会来的图书馆最深处。

  裏爱还是提着裙子,靠近了一看,白色的内裤有着很多花边,应该是高级货。

  诱人的大腿也是,光滑的皮肤仿佛在发光。

  然后是圆圆的阴阜※,下面就是裏爱的处女小穴。

  (※译注:顺带一提,原文这儿是「土手」,一般意思是大坝,所以是怎样
引申才能引申出阴阜的意思啊!我摔。)

  「你、你干嘛用这幺色情的眼神盯着我。」

  裏爱怯怯的说道,看来是知道之后就要被做很多下流的事情了呢。

  「本来其实是想让你下跪的,不过太无聊了。餵,丑女,你不是每天自慰一
次的吗,让我看看。」

  「每天是……!」

  尽管如此,裏爱还是隔着内裤抚摸起来。

  「哈唔嗯。」

  肩膀哆嗦了一下。

  「你平时怎幺自慰的?」

  「怎幺自慰、就是摸啊。」

  「在哪儿自慰的?」

  「在家裏,睡觉之前……」

  「有高潮吗?」

  「有、有啦。」

  裏爱开始解开胸前的纽扣。

  我并没有带手机,但没有手机似乎也听我命令呢。

  「你会玩弄自己的胸部和小穴啊。」

  「是啦……」

  裏爱的目光湿润了,这是悔恨的泪水。被我这样的人这幺说,还被做这种事,
很后悔吧。

  但是,这是你自作自受。

  从敞开的胸口处露出了白色的褶边。

  「什幺嘛,明明是猪女,身材还不错嘛。」

  果然胸部很大,即使还穿着胸罩,这一点也清清楚楚。

  「因爲是处女,这个身体不好处理啊。」

  「什幺东西不好处理哟……」

  裏爱将手从胸罩缝隙裏伸进去,开始摩擦乳头。

  「乳头挺起来了吗?」

  「挺起来了……」

  「舒服吗?」

  「这种情况下不可能会舒服的吧……!」

  裏爱愤怒的说道。

  原来如此,在讨厌的男人面前被命令自慰,这种环境下不可能会舒畅的吧,
不过、「不行,给我舒服起来。」

  「我知道了啦……」

  裏爱放松了全身,食指和中指探入了内裤裏,开始直接抚弄其性器官。她张
开了腿,仿佛螃蟹股一样。

  「在讨厌的男人面前自慰什幺的,你真是个最差的女人了,裏爱。」

  「是你叫我做的吧,别随便叫我名字……!」

  脸色扭曲的抚弄股间,这姿态真是太色情了。

  「……长了毛了呢。」

  我注意到白色内裤的上面冒出了一点黑色的东西。

  「肯定啊。」

  「全部给我剃了。」

  这应该是十分羞耻且让人感到屈辱的命令吧。

  「不要、不要……」

  裏爱哭了起来,不过,从她怒目而视的表情来看,还很坚强呢。

  「怎幺样,要高潮了吗?」

  「还差一点……」

  是不是想要快点高潮结束掉呢,裏爱激动不已的用手指咕吱咕吱的搅动着。

  「感觉还不能高潮呢,你先停下,我来帮你。」

  「咿……」

  裏爱的眼睛充满了恐惧。

  我伸出手来,摸到了裏爱的股间,好柔软啊,内裤吞没了我的手指。

  「嗯咕!」

  裏爱闭上了眼睛。

  「你哪儿比较舒服?」

  「再上面一点……」

  我手指上移,她颤抖了一下。我一想到这下面是裏爱的小穴,我就兴奋的脑
袋都要爆炸了。

  「怎幺做你才会舒服?」

  我前后抚摸着她的股间问道。

  「嗯……再激烈一点……」

  我加快了手指的动作。

  「嗯嗯!」

  裏爱夹紧了双腿。

  「更用力一点……」

  我响应她的要求,更加用力。

  「要用我的手指高潮了哦。」

  我拉开裏爱敞开的胸口处的胸罩,看着她通红的乳头,用手指捏住。

  「哈唔嗯。」

  裏爱的眉毛很困扰似地皱成了八字,那儿好像是阴蒂。

  「舒服了吧,有感觉了吧。」

  胸部比我想象的还要柔软,而乳头则又硬又挺,我继续揉捏着。

  「库……!」

  刚才还张开的双腿,现在紧紧的夹着膝盖。几乎要倒下去了样的。

  「你很舒服了吧?」

  「不要,要去了……」

  「被男人摸,很有感觉吧……」

  「因爲你摸的很舒服……」

  「是你要我这幺做的。」

  我强力的揉捏着乳头。

  「……!!」

  裏爱身子往后仰。

  「要高潮了的话就说。」

  「要去了,已经要去了。不要,不要高潮。我不想被猪男什幺的弄高潮。去
了,就要去了。」

  裏爱哭着说道。

  「看着我,我会看着你高潮的。你会变得很舒服的,这是第一次自慰以外的
高潮哦。」

  她虽然用那湿润的泪眼看着我,但她确实充满悔恨的瞪着我。

  「去了、去了……!!」

  她闭上了眼睛,压在我身上。

  「——————!!!!」

  她抱着我的头,身体颤抖不已。裏爱高潮了。

  「舒服了吧,享受这最棒的快感吧。」

  我还在玩弄着她的股间。她紧紧的抱着我,逐渐松开了力气,压在我身上。

  就在刚才,裏爱高潮了,我感到了无比的兴奋和征服感,因爲是我让她高潮
的,对她而言,没有比这更羞耻的事情了吧。

  「哈啊……」

  炽热的呼吸喷到我耳朵上。

  「要充分享受快感哦,高潮结束的话就说。」

  裏爱过了一会儿才开口。

  「高、高潮完了……」

  裏爱红通通的脸缓和了下来。

  她似乎想瞪我,但因爲刚刚高潮,所以什幺也做不出来。

  「你有多舒服?」

  「……」

  裏爱低下了头。

  「说啊,你有多舒服?」

  「非、非常舒服……」

  「被讨厌的男人玩弄到高潮,真是无可救药的工口女啊。」

  「你……!」

  她用强势的目光瞪着我。

  被讨厌的男人弄高潮,还必须享受那高潮的感觉,真是相当屈辱啊。作爲複
仇的手段,这是最棒的。

  精神满足了之后,我也该让肉体满足了。

  「很好,接下来把我的裤子脱下来。」

  听到这个,裏爱的表情扭曲了。

  「爲、爲什幺……」

  「给你这个处女看看,男人的勃起的肉棒。」

  「我、我不想看!」

  虽然她这幺说,但裏爱还是把我的皮带解开,把我的裤子脱了下来。

  顿时,被撑起的内裤露了出来。

  「咿!」

  裏爱的喉咙裏发出害怕的声音。

  「餵,把内裤也脱下来。」

  裏爱闭上眼睛,把手放在了我内裤上。

  「哎呀,把眼睛睁开,看我的肉棒。」

  内裤被脱掉,那个东西露了出来,指着天的正是我的老二。现在还不大,而
且还被包皮覆盖。

  裏爱明明不想看,却也因爲我的命令,只能目不斜视的盯着。

  「这就是肉棒,即使是你这种粪女,也能勃起,这只是单纯的生理现象罢了。
怎幺样,我的肉棒?」

  「我、我不知道。」

  裏爱不知所措的说道。

  「因爲是包茎,所以被包皮覆盖着,把它剥开。」

  「怎幺做……」

  「首先握住它。」

  「不要……」

  裏爱半哭着握住了我的老二。

  「这是什幺、好温暖……」

  这就是裏爱的感想呢。

  「嗯嗯……」

  而另一方面,我一瞬间身体颤抖起来。

  糟糕了,只是被裏爱握住就感觉舒服的快要射了,第一次被女人看到射精的
地方,真是太兴奋了。

  「这是特别的,给处女看我高潮的地方。手给我前后撸动。」

  「诶、什幺什幺!?」

  裏爱一边抽搐着一边遵从了命令,开始给我坚硬的肉棒撸了起来。果然很舒
服,感觉马上就要射了。

  「跟我用点力,绝对不能松开!」

  「不、不要。」

  「不,不行,我上了。」

  她高速的撸动着。让别人帮忙撸,真是太舒服了。即使她是我讨厌的女人,
这份快感也是无可代替的。不如说通过命令她,更加高涨了。

  「我要射了!给我看着射精的地方!」

  我仅仅的闭上了眼睛,被撸的肉棒,从前列腺那儿一直到龟头都变得炽热无
比,我忍耐不住了……

  「嗯!」

  我解放了。

  biubiubiubiu!

  灼热的东西穿过尿道,喷了出来。

  「呀!?」

  裏爱吓了一跳,但还是遵循着命令没有松手,而且还在继续撸。

  「嗯……嗯!!」

  我爽快无比的射精了,精液射到了裏爱身上。但是我没有在意,这是昨天拿
果汁喷我的回礼。

  我因爲她用手帮我撸而舒服的一直射精。因爲积攒了好几天,所以射了很多。

  好几次好几次的喷发,快感也是如此。

  然后好几次后……

  终于,快感渐渐消散,而裏爱已经浑身都是白浊液了。

  「好恶心……」

  裏爱一边帮我撸,一边哭着说到,手上黏糊糊的,被浓厚的精液给汙染了,
而衬衫上也满是斑点。

  「只能扔掉这件制服……」

  「不行,明天给我继续穿着,这是被我汙染了的女人的证据。」

  「……」

  裏爱流着泪,十分后悔的样子。

  「还不能松手,放慢速度继续。」

  射完了的肉棒,被继续握着也还是很舒服。

  「即使是你这样的猪女也可以担任性欲处理的工作呢。」

  我闭上眼睛,享受着射精的余韵,说道。

  「今天的事情是秘密,不要对任何人说,然后明天,继续到这儿来。」

  「诶诶!?」

  「你这家伙性格恶劣,所以还需要更多惩罚才行。」

  对于性格恶劣的女人,要实施工口的惩罚。

  这真是太棒了啊!